Unwire Pro

【Unwire Pro】IFTA:金融科技人才工資至少「翻兩翻」

原文刊於Unwire.Pro)

隨著政府批出虛擬銀行及虛擬保險牌照,越來越多人留意金融科技的發展前景,Unwire.Pro 請來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IFTA)與大家分析行業前景。

未來幾年金融科技人才工資「翻兩翻」

IFTA 副主席辛建國(上圖左)認為對金融科技最重要的四大範疇,分別可以用 A、B、C 及 D 四個範疇來分類,A 是 AI(人工智能),B 是 Blockchain(區塊鏈),C 是 Cyber Security(網絡安全),D 是 Data analytics(數據分析),他表示在金融科技方面,以上四個範圍很重要。以網絡安全為例子,如果網絡安全做得好可以保障客戶的信心,令金融科技仍有很多發展空間。而行業方面,在法律及合規、會計及保險等行業,未來數年很需要金融科技人才,他建議可以利用科技去取代一些專業人士的人手,因此未來以上數個行業對金融科技有需求。至於工資方面,辛建國指出,由於市場對金融科技人才需求很高,因為預料未來幾年工資起碼可以「翻兩翻」,而網絡安全人才的工資升幅也不錯,他以自己的招聘經驗為例子:「我自己都在聘請網絡安全人才,其實在市場上很難找到,我需要付一般 IT 人才出價高五成,才可以聘請稍為有能力的人才」。

IFTA 創辦人龐寶林
IFTA 創辦人龐寶林

料八間虛擬銀行均有機會上市

傳統銀行對中小企開戶的門檻較高,所以不少中小企都很期待虛擬銀行開業提供服務。IFTA 會創辦人龐寶林表示,虛擬銀行的成本低競爭力大,變相現有銀行或現有金融機構成本高,就會被搶市佔率及受到威脅,所以最得益的將來是消費者,但越做得好的金融科技公司將會是「一贏就贏得整個市場」,如果八間虛擬銀行營運表現很好,將來會商機無限,每間公司都有機會上市。龐寶林又認為,金融科技著重規模,除了香港市場,未來大灣區、一帶一路及東南亞市場都有很大的發展商機。

原文刊於Unwire.Pro)

眾安虛銀深圳招IT專才鋪路開業

【信報】眾安虛銀深圳招IT專才鋪路開業

原文刊於信報)

已經公開試業接近3個月的虛擬銀行眾安銀行(ZA Bank),有報道指正積極招聘技術人員,涉及大數據開發和資訊系統測試等職位,工作地點在深圳。業界人士認為,眾安銀行欠缺傳統銀行及本地股東背景,在本地銀行業界人脈上或較為「輸蝕」,加上本地金融科技專才競爭激烈,因此物色內地的科技人才。

試運迄今2000人成功開戶

眾安銀行發言人回覆查詢稱,該行一直有因應業務發展需求,適時增加人才儲備。在試業期間舉辦了開戶排名賽,共吸引超過2萬位參與者,至今已有約2000人成功開戶。

發言人補充,目前積極為開業作準備,繼續評估營運狀況及系統穩定性,收集客戶反饋,並與監管機構保持聯絡。當做好正式開業的預備,便會盡快提供服務。

據《上海證券報》報道,眾安銀行聘請獵頭公司物色一批技術人員,涉及資訊系統測試、後台開發工程師、大數據開發工程師,以及銀行卡系統開發工程師等多個職位。其中大數據開發工程師,負責大規模數據存儲、分析功能的設計和開發,並建立數據模型推動業務發展。報道引述一間金融科技公司員工指出,獵頭公司曾向他打探,稱眾安銀行正招聘有8年以上工作經驗的互聯網及金融業人才,工作地點在深圳。

IFTA研合作提供培訓

眾安銀行由眾安在綫(06060)及百仕達(01168)合資組成。業界人士認為,眾安在綫雖然有網上銷售保險經驗,但與其他虛擬銀行營運者相比,眾安銀行欠缺傳統銀行背景,而且股東原本在香港亦幾乎沒有業務,相信由零開始在港建立團隊較其他虛擬銀行困難。

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IFTA)創辦人龐寶林認同,本港金融科技人才相當渴市,虛擬銀行過去在籌備開業過程中,面對的難題之一是物色相關人才,特別是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方面。他續稱,該學會有與虛擬銀行洽商合作,包括提供人才培訓等。

原文刊於信報)

L&Y Law Office

新冠肺炎影響下最常見的四大法律問題

因應近期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不斷蔓延,廣大民眾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受到威脅,很 多企業蒙受一定程度損失。過去兩星期,林余律師事務所一直以電話、微信、電郵等 方式主動與客戶聯繫溝通,協助客戶積極應對疫情、紓困解難,務求減少客戶損失, 渡過難關。

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嚴峻,多間企業一直遲遲未能覆工。1 月 30 日下午,本所聯營 所廣東華商(香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舒衛東律師和王壽群律師及其團隊與深圳市地 鐵集團有限公司審計法律中心負責人溝通,共同探討城市軌道交通企業作為公共交通 運輸的運營者和管理人在疫症地區可執行的應對措施,並希望對地鐵相關應急方案進 行合規性審核,以提供優質應急法律服務,研究在疫情防控、應急採購、復工安排、 勞動人事等方面存在的法律法規適用及理解上的疑難問題。同時,應急法律服務小組 為置業公司、物業管理公司、運營管理辦公室、建設公司、商業管理公司等相關單位 的應急預案進行法律審核並提出可行的解決建議及方案,更擬寫了《關於地鐵集團應 對疫情臨時採購的法律分析及注意事項》、《關於地鐵集團落實延期復工政策相關衍 生問題的法律分析和建議》等法律服務建議,與深圳地鐵集團攜手抗擊新型冠狀病毒 疫情。

近日本所也收到了許多企業和個人的諮詢,尤其是關於疫情影響下在節約開支的同時 如何避免可能導致的法律風險的相關問題。因此,本文將就防疫期間香港法律下企業 復工及勞動關係問題、物業租金問題、商事合同不可抗力問題及企業債權債務問題四 方面進行概要闡述和分析。詳情請看: 新冠肺炎影響下最常見的四大法律問題

金融科技 造就新一輪致富神話

【經濟一週】金融科技 造就新一輪致富神話

原文刊於經濟一週)

金融科技 造就新一輪致富神話

 

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但金融科技仍然相對落後,隨著虛擬銀行發牌,並將於2020年內陸續開業,金融科技勢將掀起一輪熱潮,除了出現爭奪人才之戰,甚至能夠創造另一浪致富神話。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有限公司創辦人及主席龐寶林說:「2008年金融海嘯席捲全球,當時美國不少金融企業的高層失業,他們明白行業的各種問題,於是想到利用科技去解決,帶動金融科技的發展。」

虛擬銀行求才若渴

當年美國的銀行批出大量不良貸款,即使借貸人沒有收入,也能夠借錢買樓,結果「爆煲」,禍延全球,令監管機構推出更嚴謹的措施,金融機構做生意變得不容易,而科技正好能夠解決這些問題。「金融科技的威力,可以掌握每個人的用錢習慣,然後因應數據批出借貸,或者推薦合適產品,根本毋須每每KYC (know your customer)那樣費時失事,讓人們隨時隨地理財。」

金管局於2019年發出八個虛擬銀行牌照,預期將於2020年陸續開業,保守估計,這八間銀行每間需要100至200名人手,合共需要聘請逾1,000人,而正式開業後,因應市場增長,還需要繼續增聘人手。

「虛擬銀行需要的人手,絕大部分是金融科技人才,以市場推廣人員為例,要懂得如何利用機械人與客戶溝通,同時要懂得分析不同數據,與傳統銀行很不相同。」

所謂金融科技,就是金融與科技兩個範疇的結合,缺一不可,所以傳統的銀行員工,沒有相關的科技知識,也未必能夠勝任虛擬銀行的工作。龐寶林與不少虛擬銀行的高層稔熟,據悉業界基本上無法覓得相關人才,因為香港金融雖人才輩出,但卻極之缺乏科技人才。現時香港理工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大學均推出金融科技的學士課程;而香港中文大學、浸會大學及香港科技大學推出相關碩士課程,全部未有首屆畢業生。

龐寶林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有限公司創辦人及主席龐寶林(左)及創會人郭志成(右)鼓勵年輕人裝備自己,抓緊金融科技帶來的機遇。

大數據分析最搶手

「碩士課程最快一年、學士課程最快兩年後才有供應,所以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引入課程,培育人才,尤其是協助相關行業的人士轉型。」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在英國與金融及科技證書(Certificate in Finance and Technology,簡稱CFT)機構簽訂合作協定,在亞洲地區推出首個金融及科技證書計劃。CFT共分三個級別,學員繳付7,800元的費用,可於網上修讀相關課程,然後參加考試,據悉第一級最難考,第二、三級相對容易。

擁有CFA(Chatered Financial Analyst,特許金融分析師)、CFP(Certificated Financial Planner,認可財務策劃師)可獲豁免部分考卷,金融科技學士可獲豁免第一級考試,碩士則可獲豁免第一級考試及第二級部份考卷。金融科技的工作範疇非常廣泛,包括會計科技、雲運算、集資科技等。當中以大數據分析最為搶手,相關科目的大學畢業生,薪金逾20,000至30,000元,隨時是一般大學生的兩至三倍。若在修讀學士期間,不斷到不同公司實習,正式工作時人工隨時可達40,000至50,000元。

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與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HKU SPACE)香港理工大學專業進修學院(SPEED)正在籌備推出課堂,預期在2020年首季末推出。「擁有一定工作經驗的人士,尤其是30歲以上,傾向喜歡實體課程,修畢後可以轉型或者創業。」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有限公司創會人郭志成本身是國信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10多年前已發覺科技的重要性,自己不斷進修增值之餘,公司亦借助科技提升效率。郭志成說:「現時公司接到的工作,大部分與金融科技有關,若你不懂得區塊鏈、虚擬貨幣這些新科技,根本無法溝通。」

他指出,若果本身是會計師,修讀相關課程後,擁有別人沒有的知識,根本不愁找不到工作,薪金隨時翻一番。擁有金融科技的知識,除了找工作容易,還可以創業,香港政府推出各式資助,加上香港與大灣區融合,服務該區7,000萬人口,隨時創造另一輪致富神話。

原文刊於經濟一週)

虛銀虛保攻灣區 港金科人才需求倍增

【星島日報】虛銀虛保攻灣區 港金科人才需求倍增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財經版)

(星島日報報道)本港近年來致力於發展金融科技,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創辦人兼主席龐寶林表示,本港現時缺乏金融科技人才;相信虛擬銀行及虛擬保險未來會拓展至大灣區發展,人才空缺則更大。

龐寶林稱,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金融人才很多,惟科技人才相對缺乏,而內地及台灣等地不乏科技人才,亦敢於嘗試;但香港金融體系穩定,面對科技,監管機構會較為小心。

本港近年來奮起直追,首批獲牌的8間虛擬銀行開業在即,虛擬保險公司數目亦在增加,他又指,強積金中央電子平台「積金易」(eMPF)亦是很好的金融科技平台。若單看虛擬銀行,每間虛銀可能需要逾百金融科技人才,若業務拓展至大灣區,所需人才數量可能翻倍。

大灣區發展加速,目前各方亦望探索建立跨境理財通機制,龐寶林相信虛擬銀行及虛擬保險等金融科技公司,未來會拓展業務範圍,惟監管及資金流動方面仍需要時間。他續稱,亦須視乎中美貿易戰況等因素,如會否升級至金融戰,但相信中國未來會持續開放。

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從國外引入金融及科技證書課程(Certificate in Finance and Technology, CFT)。該學會副主席辛建國表示,CFT將金融及科技結合在一起,且監管者多為傳統的金融人才,面對科技相對較為保守,CFT有助於游說監管者。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財經版)

虛銀帶動港創科人才需求

【大公報】虛銀帶動港創科人才需求

原文刊於大公報) 

【大公報訊】記者許臨報道: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在金融創新科技的領域上卻仍在發展初期,原因是香港對相關專才的需求有限,但隨着虛擬銀行的出現,日後銀行產品及服務在大灣區的需求將會大增,本港金融創科專才在大灣區的發展機會將會更多。

東驥基金管理董事總經理龐寶林表示:「香港現階段仍然缺乏金融創科發展人才,近年金融機構都聘請很多科技人才,但這些科技人才大多在科技領域上有很深厚的認識,不過對金融市場的未來發展、市場規則及運作等卻沒有很深入的了解。相反,多年來香港有不少金融業專才,70及80年代大量有這方面的人才出現,但他們卻對科技在金融業上的應用知識仍略嫌不足。要令兩方面的人才配合,各方面都需提高金融創科發展的知識。」

金管局在2019年先後發出8個虛擬銀行牌照,由於獲發牌的機構不只傳統銀行,亦包括科技、零售及電訊業巨企,預計未來會帶來更多新的產品及服務。龐寶林指:「虛擬銀行沒有實體分行,虛擬銀行要取得客戶的信任,自然需要可靠的網上保護系統以免被黑客入侵,人工智能(AI)等方面的技術需求也會上升。」

「此外,虛擬銀行推出後,大灣區三個市場(粵、港、澳)的跨境金融創新及跨境產品銷售將會更多,虛擬銀行的發展,未來證券、銀行、保險等產品及服務將會吸引到更多內地居民,但與此同時,業界對金融創科人才的需求也會增加。」

傳統銀行業及證券業也隨着創新科技的廣泛應用逐漸汰弱留強。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副主席辛建國指:「近年銀行業有部分低技術工種已逐漸被金融科技所取代,如客戶服務、資料輸入等,銀行透過與科技公司合作,利用文字、聲音辨識等科技,以節省營運成本。科技與金融的融合是未來的大趨勢,同時具備兩方面知識的人才將會越來越『搶手』。」

原文刊於大公報) 

【大公報】虛銀帶動港創科人才需求

【東網專訪】金融科技人才短缺!IFTA:供不應求

【東網專訪】金融科技人才短缺!IFTA:供不應求

原文刊於東網財經版)

本地金融業數碼化發展日漸提速,市場對精通「金融+科技」專才的需求有增無減。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IFTA)創辦人龐寶林表示,企業及員工須於創新洪流中轉型,否則或面臨被淘汰命運。

他舉例指,單計8間虛擬銀行已需要近千六名金融科技專才,料未來5年內相關人才將持續短缺,為助業界補充新血,特地從英國引入金融科技證書課程(CFT),冀培育具備國際水平的人才。

近年金融科技備受政府及各行業重視,相關應用平台及技術相繼出爐。龐寶林指出,香港除推出轉數快系統及虛擬保險外,近月金管局亦發出8個虛擬銀行牌照,加上各行各業逐漸採用高科技協助營運,令市場對金融科技人才產生龐大需求。他估計,最快於9月開業的虛擬銀行,每間約略需要二百名相關人才,預計整體而言,未來金融科技人才將供不應求,並有機會出現「爭奪戰」。

金融科技涵蓋範圍甚廣,部分範疇格外受市場歡迎,他表示,愈來愈多企業透過收集及分析數據,了解市場趨勢及需求,為保障客戶私隱資料免被黑客盜竊,網絡安全人才變得炙手可熱。此外,人工智能(AI)技術可應用於數據處理、投資分析及客戶查詢等,市場對相關技能需求亦較高。反之,部分容易被科技取替的職位將面臨裁員壓力,如銀行櫃枱職員及電話接線生等。

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的CFT課程設有三個等級,其中金融知識佔內容的四成五,餘下五成五則為科技知識。課程涵蓋的科技範疇包括大數據分析、雲端運算、企業安全及工程語言等。龐寶林表示,CFT課程有助考生了解金融科技的最新發展,透露暫時有10間企業表示會優先考慮持CFT證書應徵者。

他指出,CFT課程內容會適時作出檢討及調整,希望透過市場口碑及推廣等,令課程認可程度於五年內追上特許金融分析師(CFA)及財務策劃師(CFP),相信隨認受性提高,未來持證者的工作機會亦會愈來愈多。

目前CFT課程的開辦時間尚短,龐寶林估計,今年將有100個考生應試。為加強推廣,今年9月將與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合辨CFT課程,未來亦會與其他院校及機構合作。自明年起,CFT考試將由半年一次改為3個月一次,他預計,未來數年考生人數將有爆炸性增長,冀5年後累計可突破一萬人。

原文刊於東網財經版)

【信報】冀課程媲美CFA獲認可 IFTA連結金融與科技

CFT Designation on Today’s HKEJ

Thank you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for today’s article about CFT Designation.

Certified Financial Technologist
• Passed three levels of Certificate in Finance and Technology
• Three years of relevant experiences in finance, tech or FinTech
• Passed ethics module

Learn more about our upcoming examination on 16 September 2019 or 16 March 2020 or join our information session on 17 June 2019 at our IFTA Causeway Bay Office.

Link of the article (Chinese only)

信報【冀課程媲美CFA獲認可 IFTA連結金融與科技】

【信報】冀課程媲美CFA獲認可 IFTA連結金融與科技
HKEJ-2019-06-10

【信報】冀課程媲美CFA獲認可 IFTA連結金融與科技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近年中大、理大等高等院校針對金融科技(FinTech)先後開設本科學位課程,為本地業界培育新血。2017年底創立的亞洲金融科技師學會(IFTA)亦從英國引入金融及科技證書課程(Certificate in Finance and Technology, CFT),冀令行業人才及資歷標準化。IFTA創辦人及主席龐寶林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在金融科技範疇,經常有新的應用誕生,所以持續進修是必要的;對本地以至世界各地的金融科技從業員而言,IFTA亦可作為他們交流的社群;當這個社群愈來愈大,就可以為政府提出一些有關行業發展及監管的業界意見。」

程度分3級 網上修讀

IFTA開設的CFT課程內容,涵蓋金融市場法規、軟件工程、支付及加密貨幣、數據科學、雲端運算、道德課等。整體而言,科技部分的比例稍重,約佔課程的55%。課程設有3個程度(第一至第三級),任何有意從事金融科技工作的人士,均可報讀第一級課程;惟要取得金融科技師認證,則需要完成第二和第三級課程,並具備3年相關工作經驗,例如在科技公司從事企業資訊科技方案,或在互聯網平台負責電子支付系統等。

每級課程的修讀時數大約是100至150小時,考試則一年舉行兩次,兩者均在網上平台進行。

龐寶林指出,由於課程開辦年期尚短,暫時只有數十名學員完成了第一或第二級課程。他又透露,正在跟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HKU SPACE)商討,開設線下課程。

龐寶林認為,隨着政府推動「積金易」(eMPF)中央電子平台、虛擬銀行及虛擬保險等,本地金融科技公司將得到實際發展空間, WeLab獲發虛擬銀行牌照就是一例。此外,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亦令市場大大擴張,「科企若想把握這些機會,自然要盡早招聘人才。」他認為,企業如見到求職者有CFT資歷,會更願意發出聘書。

金融科技涉及風險管理、數據分析、網絡安全(Cyber Security)等不同範疇和工種,龐寶林特別提到網絡安全人才的重要性,「以虛擬銀行為例,由於沒有實體分行,虛擬銀行要取得客戶的信任,靠的就是網上保安工夫,保護系統免被入侵。」他續說,傳統IT人的網絡安全、人工智能(AI)等方面的技術,在各行各業都能派上用場,但若投身於金融科技行業,則需要跟金融人才互相配合。

助業界人才管理團隊

龐寶林以AI為例,技術往往涉及數據蒐集及分析,不過去年歐盟《通用數據保障條例》正式生效,企業使用數據必須謹慎及合規,否則會遭到巨額罰款,「在金融科技範疇,一定要有熟悉金融及其法規的人才負責監督。」

金融人才為免被科技取代,亦必須具備科技知識,「雖然學員完成CFT課程後,不會成為一個編程專家,惟金融人才要管理團隊,亦要知道下屬所使用的程式語言是否最新;懂得設計合乎法規的程式,而且要明白如何帶領科技團隊,將程式真正寫出來並不斷改良。」

龐寶林不諱言,科技的確可取代客戶服務等傳統金融工種,「客服機械人可取代人手,回答客人問題;透過AI及大數據,客人可以隨時隨地獲得合適的投資建議。舉例而言,一個不懂衍生工具的客人,不會收到涉及衍生工具的投資建議,投資風險因此減低。」

不過,業界跟客人之間的關係,仍需要靠人來維繫,「即使將來有自動化落盤,假設客人投資失利,還是要靠人手(即金融從業員)追蹤,到底哪裏出問題。」

帶領大灣區走向世界

問到在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下,香港的金融科技人才會否面對內地競爭,龐寶林認為競爭在所難免:「機會卻是在香港這邊,因為金融方面早已佔優。」

他直言,「內地人較多『Tech底』,惟認證考試全部以英文進行,中港兩地多少有些差別,(內地)要追上仍要一點時間。」他期望,當CFT發展成類似CFA(特許金融分析師)及CFP(認可財務策劃師)般,資歷被國際廣泛認可之後,屆時本地金融科技師就可扮演「帶領大灣區走向國際化」的重要角色。

金融科技證書課程簡介

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專欄「StartupBeat創科鬥室」)